武汉抗疫的最后一公里战斗

第二,确保重症患者及时入院治疗。如果目前开放的病床仍然无法收纳,那么应该及时启动跨省医疗互助。

前面的分析和建议可总结如下:目前最核心的工作是重症及时收治,轻症合理隔离,疑似尽快确诊;要高效完成这一工作,需要充足的床位、安全的隔离点以及足够的人员和物资,并将这些信息及时披露给社会各界;要让这一切工作高效且有条不紊地运转,需要一个自上而下的领导指挥体系。

带着这些问题,笔者与研究团队加班加点,通过微信、电话、媒体收集了很多信息,也提炼了一些思考,希望在这个危难时刻与大家分享,一起守望相助,共渡难关!

但一些结构性的困境也同样制约着它们的运转。比如面对重大突发疫情,政府治理思路一直在调整,这增加了红会配合的难度;红会人手非常短缺,一直在征集志愿者;再加上,无论是捐赠流程还是统计程序都很繁琐;更不要说,这次舆情折射出来的红会一些工作人员令人无力吐槽的职业素养。

近日来,作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心的武汉受到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关注。武汉的一线人员都在怎样工作?武汉的市民有哪些心声?下一步武汉的抗疫工作又该如何破局?

这些人员怎么调配,才能拧成一股绳呢?一个可行的办法就是让党员和领导率先站出来,就像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对媒体所讲:“入党时不管你有什么想法,对不起,现在你马上给我上去,不管你同意或者不同意,你都得上去。心理上是为了信仰上去也好,是因为党的约束上去也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一名护士,已怀孕四个月,因为奋战在一线,被感染了病毒;两位医生,因为患者家属的不理解,在重症病房遭到殴打,被打掉了护目镜、口罩,导致严重职业暴露;还有一位医生在工作中感染了病毒,主动要求回家隔离,情况好转后,又开始为发热患者提供在线看诊服务。他们无愧白衣天使的称号,是我们身边最可爱的人!

2月5日,武汉市江岸区永清街道仁义社区工作人员为独居老人、困难群众等送菜上门。新华社记者 陈晔华 摄

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咬牙坚持,“毕竟爱和希望比病毒蔓延的更快,毕竟我们都在期待到武大看樱花的人比樱花还多”。但仅有口号还不够,所以接下来就谈谈可以从哪些方面破局。笔者认为,当前破局的关键词有四个:人员、场地、物资、信息。解题则要从理顺它们的关系开始。

第四,确保尽快完善隔离点的征用、改造、分类工作。隔离点是否安全,相关人员和设备是否配备到位,是决定隔离能够实施并发挥作用的关键。目前的情况是,无院可住但基本确诊的患者可能愿意去隔离点,但那些轻症和密切接触者并不都放心隔离点的环境,而宁愿选择居家隔离。这个时候,动用强制固然是一种手段,但因此激起民怨也是潜在的风险。更何况,如何准确筛查出这些人也是一个技术上很难克服的问题。

最后,第二到五条能否有效落实,都依赖于第一条能否充分发挥作用。唯有用更大的决心,采取更大的力度,才能更及时地救治重症患者,更合理地隔离轻症患者,从而更好地稳定民心,并最终战胜这次疫情。(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物资接收和调配人员也是心力交瘁的。这些天,湖北省红十字会和武汉市红十字会因种种问题而引发众怒,相关人士的工作也确实存在失误,所以笔者无意为他们洗地。

这些做法可以保证信息披露的及时权威,从而稳定社会情绪。

第一,充分发挥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的作用。我们的体制最大的优势在于其自上而下的领导体系以及这一体系在特殊时期所能发挥出的巨大动员协调能力。当前,无论是跨省的人员、物资调配(甚至必要时跨省的患者救治),隔离场所的征用、改造和使用,还是军方的全力配合和参与,都需要更高级别的权力机构来指挥和协调。因此,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的职能,不妨从前期的调研督办升级为全面指挥和领导。这是解决一切困难的关键所在。

一、封城下的众生相

一线医护人员是最苦、最累、最危险的。他们现在最需要休息,却难下火线;身体超负荷运转的同时,还面临自己和家人被感染的风险。

五、解题的五条建议

第五,所有和上述建议有关的关键信息必须及时披露,让患者和市民安心,并获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不可否认,这些天也有不少市民反映社区干部的不作为,说他们没有统计好辖区的发热发烧人员,没有及时披露楼栋中各户的健康情况,没有为急需救治的患者联系就医。但就像一些受访市民所说:“他们拿着卖白菜的钱,怎么去操卖白粉的心?”“一些工作人员就是临时工,连医保都没有。”“我们要上可以,但不能让我们裸奔啊!”

然而,同样重要的是快速稳定开始慌乱的人心。一位社区干部说,他们小区疑似病例有三十多人,但能收治的不到20%,这让之前乐观的他开始恐慌。一些朋友,则因为社区开始披露病患信息,得知危险就在身边,而愈加焦虑。这些信息可能是为了服务于接下来对“四类人员”(确诊、疑似、发热及密切接触者)的集中收治和隔离,而他们被隔离后,他们的家人还需要看护和安抚,这些工作也需要更多的人员、场地和医护设施。所以才会有社区干部和国企党员接到下沉社区的通知。后续或许也会让社会力量参与进来。

应该是有鉴于湖北省和武汉市红十字会在抗击疫情中的糟糕表现,中国红十字会和民政部已先后向武汉派出工作组,对相关工作做出具体指导。湖北省红十字会三名主要领导已受到处分。在一家名为“九州通”的医药物流企业协助下,武汉市红十字会的物资调配工作已有较大改善。

至于武汉的确诊患者、疑似患者、轻症患者、密切接触者和普通市民,更是深陷无助和焦虑之中。这些天太多的悲情故事在这个城市上演:有住进病房的患者在争分夺秒,和病魔抗争;有一床难求又担心传染亲人的患者,或在医院大厅等待,或在街头流浪,有家难回;那些轻症患者和与密切接触者只能默默在家隔离,面对药品短缺的窘境,身心备受煎熬;普通市民一样免不了为这个城市的命运和他们的亲友揪心。几乎所有人都快到了心理承受能力的极限。

第三,就信息披露来讲,目前各种信息混杂,真假兼有,既不利于市民获取,也容易传递恐慌。因此不妨成立类似世界军人运动会(2019年10月间在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中心的机构,借鉴相关经验,抽调相关人员,每天统一公布抗疫中的关键信息。比如每个医院的病床数、分配规则、接纳患者的类型(最好对医院也进行分级,保证轻症患者敢去医院,而重症患者及时收治)、是否可以做核算检测以及试剂盒的数量;每个小区的确诊、疑似、发热患者,对确诊患者公布他们的流动接触轨迹、年龄分布、具体病情走向等。在公布关键信息的同时,应有相关负责人士接受中外媒体访问,做到最大限度的信息透明。

社区干部这些天来同样加班加点,奋战在前线。笔者同学的爱人从武汉封城至今一天都没有休息;还有一位同学,过年回家没两天,又被叫去街道上班;身边还有国企党员接到通知要下沉到社区,包户关爱,服务隔离人员,并为他们的家人进行心理安抚。

社区工作的混乱低效还有一些结构性的困境。比如,社区干部平时都是身兼多职,这本是解决机构臃肿的好办法,但一到战时,面对险境,因为职责划分不清,难免出现推诿;有患者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遭披露,但这当然不在他们的权限之内;有居民并不愿意将真实信息提供给他们,因为担忧分类隔离措施出台后,隔离点环境还不如家里。至于无法为重症患者安排床位,在医疗资源极度短缺的困境下,他们一样无助和难过。

第三,确保CT扫描基本确诊的患者及时隔离。试剂盒检测毕竟耗时更长,而且并不是所有医院目前都具备检测条件,而实践中CT扫描基本可以做到确诊。所以时间不能再拖,必须让这些患者及时隔离,以免带来疫情的二次传播。

二、破局的四个关键

第二,就物资来讲,武汉的物资短缺和各地的物资汇集形成鲜明对比,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提高物流的接收和转送效率。那么就要进一步简化流程,邀请专业人士配合,征集志愿者参与,放开对社会捐赠渠道的限制。然而,更重要的问题还是要让这些人齐心协力,形成一个高效顽强的战斗堡垒。所以,不妨考虑,让军方的后勤部门统领的物资的接受和发放工作,用他们的权威和专业性保证物流体系的高效运转,以充分支援一线的治疗和隔离。

第一,就人员和场地来讲,现有的医疗设施、床位、医护人员仍然不足,即便雷神山、火神山两个医院投入使用,也不一定能从根本上缓解医疗资源的结构性短缺。好消息是,数日内,武汉市将改造完成至少13家“方舱医院”,全力收治病毒感染的肺炎轻症患者。

基于上面的分析和建议,笔者提出以下五点建议。

因此,在尽快完善隔离点条件的同时,应该给予这些人选择继续居家隔离,并要求社区协助看管的弹性。此外,还必须对隔离点进行分类,不能把确诊患者和需要继续观察的患者一同隔离,以尽可能避免对后者的交叉感染。

同时,也应该学习浙江经验,由财政出力,落实这些人员的医保,提高他们的加班待遇。而有了更多床位和隔离点,更多人齐心协力参与救治和隔离工作,才能逐步让确诊和重症的病人都住进医院,进而才能让轻症和疑似的病人愿意隔离,最终才能有效切断传染的源头,稳住普通市民的心态。

posted @ 2020-02-05 22:27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快鱼直播体育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